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亚美am

时间:2020-02-26 18:56:56 作者:环亚集团 浏览量:82007

AG永久入口【AG88.SHOP】亚美am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见下图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见下图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如下图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如下图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如下图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见图

亚美am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亚美am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1.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3.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4.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亚美am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G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ag8环亚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真钱二八杠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足球比分网

水资源私有化有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

万博体育官网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相关资讯
ag官方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十三张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澳客彩票

20世纪末,“新自由主义”之风席卷拉丁美洲,各个拉美国家都进行了风风火火的经济私有化,试图以此来刺激被军政府和福利民选政府摧残的国民经济。

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转变,也给拉美带来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糟糕变化。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水资源的私有化。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江河湖泊可以用来抵押担保,也可以用来拍卖转手,连城市居民的水务服务都可以成为私人买卖的商品。

这条河我买了!

20世纪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的缘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步入经济“滞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迅速成为当时的经济管理方法新潮流。一种新的环境治理观点也因此出现,那就是环境资源私有化。

最好这世上的所有东西都能像土地一样,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图片来自google map)▼

所谓的环境资源私有化就是鼓吹一切环境资源都可以商品化、物质化甚至产权化。更有极端环境私有化主义者认为河流、野生动植物和大气都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这种现在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观点,在当时的拉美大受追捧。

人们也确实是这么干的

把自然环境开发出来不就可以标价了么?

不过相比土地,空气的流动性和普惠性另起很难私有化

但水就不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Ibama from Brasil)▼

这样的观点能够落实,和当时拉美的社会经济背景也大有关系。

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被长期的中等收入陷阱困扰,普遍贫穷。国库里没有钱投资和改善水利设施,各国大约有1.3亿人无法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为了筹钱和解决饮水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水资源给卖了,谁有钱搞水利就搞吧。

即使到2004年

很多国家的水源和卫生设施覆盖率仍然堪忧

(穷困的海地真是太难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Kerres)▼

水资源私有化的第一步,就是城市水资源市政设施私有化,允许私人水务公司参与水的销售以及净水设施建设;其次就是从立法上支持私人水务公司,允许其对天然水资源及其周边土地和生物进行垄断经营。

这类设施确实投入巨大

但一旦控制水源和供水系统又极具垄断性

所以政府倾向直接投入,或至少有很强的影响和监管

(新加坡水处理厂,图像来自google map)▼

当时的墨西哥法律甚至规定,从事水务或者对水资源需求量大的公司甚至可以寻求江河湖泊这样的水上领土和整个生物区的私有权;并且将水资源上的堤坝和河道的经营、使用和承包权转让给大公司。

所以,如果我买下这个湖

是不是你下水就算到了私人领地呢?

(墨西哥普阿夸罗附近,图像来自google map)▼

只要你有钱,你可以随便把谁家门口的那条河还有河流周边的土地一并买下。

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还可以用来抵押或者担保。到1991年为止,智利中北部地区发生275笔水权交易,引领了一时风潮。到了1999年,玻利维亚通过新的《水法典》,甚至将城市用水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

在缺水的智利的北部,控制了水,或许就能控制一切

(智利北部,卡拉马附近,洛阿河沿岸,图片@图虫·创意)▼

拉美政府和学术界认为,对水资源进行明码标价,转让给技术水平更高,管理更先进的外国大企业,可以促进水资源投资与开发,减少因技术缺乏而造成的浪费。他们坚信,私营企业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可以避免腐败,运转也更加高效。

这给了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的西方大企业以机会,在和孱弱的本土企业的竞争中大举获胜,拉美水权大量被控制在了这些大企业手里。到了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所控制。

而且这些大型私人集团不只是简单的水务公司

他们的服务和能力可以伸向公共服务的方方面面

(图片来自wikipedia@Philafrenzy)▼

<....

热门资讯